收藏本站 |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English
当前位置:主页>翻译理论>
细刻精雕 丝缕毕现——评许渊冲教授新译《毛译东诗词选》的修辞美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.6598714转载请声明出处9正9方9翻9译9网.8297541
作为中国译坛上璀灿群星之一的许渊冲先生,虽说年过古稀,著述等身,闻名遐尔,却是老骥伏枥,笔耕不止。不久前问世的《毛泽东诗词选》英译本就是其力作之一。笔者案头一卷,反复吟哦,越读越觉译笔优美韵味无穷。先生理解原作,精深独到,加之又熟谙中英诗律,细刻精雕,得心应手,将原作的妙处表达得淋漓尽致,成功地再现原诗的意境。
诗词的灵魂是意境。故近代学者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指出:"言气质,言神韵,不如言境界,本也。气质,神韵末也。有境界而二者随之矣。”毛泽东诗词既有实境,也有虚境;既有实在美,又有空灵美,绝大多数则是二者的和谐统一,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。开门见山气势磅礴,借景抒情,情景交融;虚实相映,以臻完善,修辞巧妙,浑然天成,是其内在的特点。许教授的新译本最大特点就是成功地保持了诗人原作上述特点,再现了原诗的优美意境。
那么,译者是怎样宏观着眼,微观把笔从修辞上再现原作深远旨意和开阔境界的呢,概括起来有三点:
一、 选词精当求音美
中国诗人作诗填词是十分讲究如精炼准确的,“推敲”一词的来历就是这个含义。“红杏枝头春意闹”及“云破月来花弄影”中的“闹”"弄“二字的选用更是千古佳话。而英语中也有头韵、衬韵,音节长短、响亮之分。如William Blake的诗“The Tiger”首章就是一例:
Tiger, Tiger, burning bright
In the forests of night,
What immortal hand or eye
Could frame thy fearful symmetry.
美国的儿歌中亦有这样的例子:
Star light, star bright,
The first star I see tonight.
苏曼殊大师在翻译屈原“离骚”中名句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也是采用此手法:
The journey is long,
I'll search up and down.
许译文中这种手法频频运用,且看《如梦令·元旦》中最后一句的译文:
Below,
Below,
The winds unrolls
Red flags like scrolls.
原文:山下山下,风展红旗如画。
这样的译文真可谓绘色绘声。
另一例可见《菩萨·大柏地》首句译文:
Red, orange, yellow, green, blue, indigo, violet
Who's dancing with a colored band in the sky fire-lit?
原文:赤橙黄绿青蓝紫,谁持彩练当空舞?
这种加衬一字的画龙点睛之笔非对source language 及 target language 驾驭娴熟不可为之,寥寥“fire-lit”一词不仅使诗意更浓,吟诵起来琅琅上口,铿铿锵锵,而且使原诗绚烂轻盈的意境顿时重现出来,真是佳趣横生,妙不可言。
类似的例子还有不少,如《清平乐·六盘山》首句:
The sky is high, the clouds are light,
上一页12 3 4 下一页
关于本站 | 会员服务 | 隐私保护 | 法律声明 | 站点地图 | RSS订阅 | 友情链接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