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 |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English
当前位置:主页>热点话题>
透视劣质翻译症结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  近年来关于翻译读物伪劣质量问题,报刊上已屡见报道,前一阵,曝光文学及科技翻译质量问题的较多。新年伊始,《中华读书报》一则《劣质翻译充斥学术著作》的醒目标题,令人一震。近日上海陆谷孙教授发现,美国斯蒂芬·金的新著《论写作》(On Writing),在珠海版的中译本中,书名竟变成《抚摸恐怖》,许多译文也“完全离了谱”,不禁慨叹:“翻译就是背叛!诚哉斯言。”(载《万象》总44期)说劣质翻译是“背叛”,乍听似乎有点言重,细一想,这比喻还真是到位。杨绛先生曾把翻译形象地比喻为“一仆二主”,即把译者比作仆人,把原著及读者比作两个主人,强调“一切得听从主人,不能自作主张”。那么,一旦仆人糟踏、欺骗了主人,这不是背叛又是什么。
近几年译坛“背叛”之风未能遏制,有些领域甚至有所加重,究其原因也许可以摆出许多条,但是,对作为翻译的主体译者来讲,出现劣质翻译的症结,主要在于有些人忽视乃至不顾翻译职业道德。当前集中表现在:

  抄袭、剽窃、侵权的现象屡禁不止。

  由于一句外文可有多种表述,他可以抄你的意思而不全抄你的文字,使得翻译的侵权具有更大的隐蔽性。仅举最新的几例。据报载,安徽大学杨善录教授近日发现,自己译的50万字的美国名著《白鲸》,竟被署名“罗布”的人抄袭后在哈尔滨出版社出版(后者已经承认)。内蒙古远方出版社出版、张超译的《简爱》,经查实,系抄自译林出版社黄源深的译本,去年经南京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远方社侵权成立,责令向原告道歉赔款。如今还出现一种更怪异的“抄袭”:一部译作的专有出版权已授给了某社,另一社为了再得到这部译稿,在向该译者支付稿费取得授权以后,找人把原译作稍微改动几个字,就标榜“新译本”问世,其实还是抄自原译本,所不同的只是译者再次拿了稿费的“自我抄袭”,这虽与抄袭他人不同,但同样是欺骗读者。

  不查资料又不考证,以学术“马大哈”的心态对待文学翻译。

  译者的诚信,首先体现在对读者的高度负责,对译文的一丝不苟。心态上的“马大哈”,正是忽视译德的一种表现。关于文学劣质翻译的事例,笔者曾于2001年12月13日在《光明日报》上列举过一些,现实中远不止这些。例如:美国名著《白鲸》第一章的标题LOOMINGS,本是时隐时现之意,而燕山版姬旭升的译本,竟大胆发挥译成“海与鲸的诱惑”;该译本更多的乱译、跳译,已由文舒专文予以曝光。李斯“编著”的《垮掉的一代》,不仅以译作充当著作,而且错误很多。如“in the finalwarehouse”,本指“在后面仓库”,也许因上文讲到夜间的水手,竟凭想像译成“在最后的妓院”(whorehouse);“Greyhound”,书中本指著名的“灰狗巴士公司”,却错译为“灵车站”。(引自文楚安文)潘岳译的《宠儿》中,“passherair”,本指打嗝,却被译为放屁。美国名著《大街》中“Righton the Coco”一句,Coco作俚语意为“脑袋”,有当头一击之意,却被错译为“椰子树下”。(引自樊培绪文)
上一页12 3 下一页
关于本站 | 会员服务 | 隐私保护 | 法律声明 | 站点地图 | RSS订阅 | 友情链接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